1955年放弃军衔评定询问周恩来:你的元帅军衔还要不要评

1955年,中国人民实行了历史上的第一次授衔,由亲自签发命令:“授予朱德、彭德怀、、、贺龙、陈毅、罗荣桓、、、元帅军衔。”

除了十大元帅,还评定了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校级军官等,可以说大多数功绩卓著的革命先辈都得到了他们应得的荣誉,然而身为一国领袖的却没有任何军衔,这又是为何?

早在1939年和1946年,我军就曾两次酝酿实行军衔制,但因为历史的原因,这个计划一直都未真正的实施。

新中国成立不久,我国掀起了一场向苏联学习的高潮,军队的正规化管理也再次被提上台面。

1950年,在一次会议上,总干部管理部长罗荣桓表示:总干部管理部准备进行军衔、奖励的准备工作。

同年,朱德又在一次会议上明确提出:“建立军衔制度,尽量争取在第二年的服装上把军阶标出来。”紧接着,干部管理部将筹备军衔一任务定在1951年完成。

军衔制度的着急展开让许多人都众说纷纭,然而,国家之所以要评定军衔,不是为了简单的论功行赏或是论资排辈,而是我们这支人民军队走向现代化正规化必不可少的一步。

在中朝军队的协同作战中,身为总指挥的彭德怀发现,朝鲜有军衔,我军没有,在确定指挥关系上存在很多不便,这也让他再一次意识到了军衔制度的重要性。

彭德怀表示“规定职务识别,在目前战斗中已感必要。”在他的推动下,于1951年10月指示全军展开干部评级工作。

1952年中旬,彭德怀因病回国,回国后的他在养病的同时也全身心地抓起了军队改革的重任。差不多年底时,军衔制的核心内容军衔等级设置工作开展。

管理部请总政、总后、军务部以及苏联顾问卡苏林,一同参与了军衔工作的研究讨论,设计出了几套方案。初步计划将军衔分6等20级,其中除了准上将,其他基本与苏联的军衔一致。

1953年,在第一个方案的基础上,考虑了苏联方面的意见,参考了其他国家的军衔制度,结合我军的具体情况,又重新制定了一个草案,为6等21级。

1953年底至1954年初,领导们在北京召开了一个长达55天的军委高级干部会议。明确提出要在中国人民中实施军衔制、干部薪金制和义务兵役制三大制度。

彭德怀在给的报告中说明:“军衔主要是确定每一个军人在队列中的地位和职权,以便按职责条令的规定,履行职权;同时又是国家给予军人的一种荣誉,以鼓励其在军队上的工作和上进心。”

1955年春,人大常委通过了《中国人民军官服役条例》,确定了我军采用世界通用的军衔体制,由亲自签署命令,宣布于10月1日正式开始实行。

军衔体制设为6等19级:大元帅、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少将;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大尉、上尉、中尉、少尉;上士、中士、下士;上等兵、列兵。

因为是首次授衔,所以国家对评衔人员的标准也相对严格。就中将、少将来说,授衔由各军区、总部、党委提名,干部们再对名单进行逐个衡量,然后交换意见,作进一步研究审查。

初步审定后,再将名单发给各大党委,征求意见,最后再在中央会议上进行最后的审查和确定。明确来说,授衔的主要依据还是从资历、战功、德才、威望等方面综合考虑。

在这些等级中,人们最为关注的还是元帅的评定。条例规定:对创建全国人民武装力量和领导全国人民武装力量革命战争、立有卓越功勋的最高统帅,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元帅军衔。

毫无疑问,符合大元帅人选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

1955年1月14日和15日,在专门召开座谈会研究授予元帅、大将、上将的人选,没有过多的讨论,所有人都一致认为理应授予大元帅军衔。

将初定的授衔名单交给过目后,却摇摇手说道:“我不当那个大元帅。”此话一出,各界高层都议论纷纷。

的态度让一众领导高层都犯了难,他们觉得在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中都享有崇高的声誉,功劳最大,授予大元帅是理所当然的,甚至还说要做一个决议。

知道的态度,只能无奈地说还是不做结论为好。一个留胡子的民主人士说道:“我们人大作了决定,他有什么办法!”

笑道:“人大可以做决定,但他是国家主席,要他签署命令才行啊!”“人大作了决议,国家主席就得签署命令。”

众人议论纷纷,争来争去也没有得出一个结论,只好说:“你们不是经常可以见到主席吗?你们当面去说服他,争取他的同意,这次先不做决定。”

后来,许多同志都纷纷到跟前进言,希望能成功劝说接受这个大元帅军衔,但却都以失败告终。

不久后,总后勤部根据最初的授衔方案设计出了元帅、将、校、尉,乃至士兵的各种服装,那套精美的大元帅礼服也被送到了的台面上。

这套服装由军需厂的女工们纯手工精心缝制,肩章由国徽图案和元帅星徽组成。国徽是纯金的,星徽由松枝环绕,与众不同。镀金、镀银、流苏、描漆,工艺十分精细,看得出来花了不少的心思。

过目后,也十分赞赏,但是却依旧不愿接受这个军衔。有人说在苏联斯大林被授予了大元帅军衔,却说:“苏联有的,我们不一定非要照搬。”

几日后,彭德怀、罗荣桓、等人来向汇报授勋授衔的工作进展,看到这个大元帅军衔仍保留着,开口了:“这个大元帅我不能要。”

没等众人开口劝,又说道:“你们搞评衔,是很大的工作,也是很不好搞的工作。让我穿上大元帅的制服,多不舒服啊!到群众中去讲话、活动,多不方便啊!依我看啊,现在到地方工作的,都不评军衔为好!”

说完,又转过头向说道:“你在部队里搞过,你也应该是元帅,你也应该评嘛!”摇了摇头:“我不要评了!”

又问周恩来、:“你们的元帅军衔,还要不要评啊!”周恩来当即摆了摆手:“不要评了不要评了!”笑道:“当什么元帅哟!早不带兵了。”

满意地笑了笑,而后看了看被评为大将的、邓子恢等人,幽默地问道:“你们几位的大将军衔还要不要啊?”

操着一口浓重的湖北口音:“我没想过当大将,也不要评大将。”其余两人也连连摆手:“不要评了。”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因为和其他领导同志主动提出不授军衔,使得在评衔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得到了有效的解决,一些确定授衔的首长将军们也纷纷跳出来主动让衔。

时任总政治部主任兼总干部部长,掌管全军军衔评定工作的罗荣桓,在得知党中央提名的元帅名单中有他时,当即就给写信,称自己的贡献并不大,恳切的请求不要给他这样高的军衔。

没有同意,还赞许罗荣桓几十年从不为个人名利争长短,这也是对他最真实的最崇高的评价。

除了罗荣桓之外,在元帅中第一个提出让衔的人是,他表示:“既然革命已经成功,当不当元帅无所谓。”但作为土地革命时期最大的总指挥,中央又有什么理由不给他这个头衔。

他尊重中央的决定,但每每回想起从前,都忍不住湿了眼眶:“许多同志牺牲了,如果他们还活着,元帅、将军应该是他们的……”

除了他们,还有很多人都提出让衔,不管是元帅、上将还是少将,不图名利的大有人在,绝大部分干部对中央的授衔方案都有着正确的认知,表示理解也十分支持。

但是每个人都不一样,有赞同的声音自然也有反对的,有些人甚至还公开摆资格、列战功、伸手要起了军衔,更甚者还公开闹情绪,对自己的评定表示不满。

有一个老红军听说自己被评定为少将,竟然大发脾气,还扬言“要把那牌子挂到狗尾巴上去。”这样的行为实在不堪入目。

一次会议上,公开说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授衔时。我们军队中有些人,打仗时连命都不要了,现在为了肩上的一颗星,硬是要争一争,闹一闹,有什么意思?”

朱德也笑了:“肩上少一颗豆,脸上无光嘛!同一时间当兵,谁也没有少打,回到家中老婆也要说哩!”

严肃地说道:“要做思想工作,党在军队中的思想工作,这时候绝不可以放松。”感慨道:“论功、论历、论才、论德,粟裕可以领元帅衔,解放战争中,谁人不晓得华东粟裕呀?”

周恩来接道:“可是粟裕已经请求辞帅呢!”叹了口气:“难得粟裕!让了华中军区司令员,让了华东野战军司令员,现在又辞元帅衔,比起那些要跳楼的人,强千百倍嘛!”

周恩来也感叹到:“人才难得,大将还是要当的。”补充道:“而且是第一大将!”

最终,军衔评定的方案中没有大元帅,元帅有十位,即朱德、彭德怀、、、贺龙、陈毅、罗荣桓、、、。本在名单上的、周恩来、以不在军队担任职务为由放弃授衔。

十位大将为:粟裕、徐海东、黄克诚、陈赓、谭政、萧劲光、张云逸、罗瑞卿、王树声、许光达。除此之外还有57名上将、175名中将、800名少将,校级军官3.2万名,尉级军官49.8万名,准尉11.3万名。

1955年9月27日,是对那些历经磨难与国家共存下来的中国人民们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怀仁堂内,身穿礼服的军官们全都欢聚一堂,激动地等待着授衔仪式的开始。

下午四时左右,怀仁堂外车水马龙,一辆接一辆的小汽车停在了门口,彭德怀、贺龙、陈毅、罗荣桓等先后进入了休息室等待着授衔。

见朱德来了,陈毅大声喊道:“我们的总司令来喽!”朱德客气地和诸位打了招呼,几人便开始闲聊了起来。

陈毅用浓重的四川口音问贺龙:“贺老总,你想没想过今天能当元帅呀?”贺龙闻声沉思了一下:“别说当元帅,那是连带乡的第一枪也没想过呢!就是一心想把那一枪打好!”

贺龙的话惹得大家大笑了起来,却突然深沉地说到:“叶挺要是还健在,能看到今天该多好啊!”“要是叶挺还在,你们新四军就会出两个元帅……”

议论着,周恩来身穿灰色中山装走了进来,他由衷地向彭德怀、贺龙等老战友们表示祝贺。贺龙真诚地说:“我们周总理也应该授衔嘛!”

周恩来谦逊地笑了笑:“我是政府工作人员,是为诸位元帅服务的,当好你们的后勤嘛!”

闲谈间,怀仁堂内已经人潮汹涌,授衔仪式也即将开始,众人都自觉地入了座。不一会儿,、宋庆龄、李济深、周恩来、陈云等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有序就座,台下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紧接着,国家主席穿着那身灰色的中山装,健步走上了主席台,台下响起的掌声更为热烈了起来。

5时整,典礼正式开始,国歌高奏,宣读了元帅授衔命令后,身着元帅礼服的元帅们逐个矫健地走上了主席台,自觉地排成了一行。

站起身,亲手将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的命令状授予了到场的元帅,将元帅肩章,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挨个授予了他们,并与其握手问好。

下午6时半左右,授衔、授勋仪式在《胜利进行曲》的军乐声中顺利完成。夕阳透过云间的缝隙,慵懒地映照在墨绿色的水面上,金光闪烁的勋章衬得元帅们的笑脸格外的灿烂,这个傍晚也显得尤为迷人。

怀仁堂的后草坪上,此刻早已摆好了丰富的冷餐和酒水,所有参加活动的人,都自己动手,拿起了碗碟。

周恩来举杯说道:“为了中国人民的伟大胜利,为中国领导的武装斗争的胜利,为毛主席、为中国人民全体官兵,为元帅们、将军们和所有荣获勋章的有功人员的健康而干杯!”

在一片欢呼声中,大家共举酒杯,将此刻的幸福全都融到了这浓辣的酒水中。他们知道,国将越来越兴隆,自己为国、为家所奉献的一切得到了肯定,身上的伤痛也将永远地成为过往。

而那些在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人格魅力感召下,坦然放弃了评定军衔的人,他们虽然没有被载入将帅名册,但他们的英名也将永远镌刻于历史的丰碑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