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亲身经历就不会真正理解他们的抉择

空难过去70天后,16名幸存者才被从寸草不生的安第斯山上救下来,外人无法想象这些天他们都经历了什么,又是什么样的意志力鼓励着他们坚持活下来。

皮尔斯保罗里德写的纪实文学作品《活着——安第斯山上的幸存者》就是给我们讲述关于这场空难的完整故事。

作者皮尔斯保罗里德是诗人和艺术评论家赫伯特里德爵士的第三个儿子。曾在《文学增刊》担任助理编辑。里德是英国皇家文学学会会员,也是英国作家协会的成员。他的小说获得了霍桑登奖、杰弗里费伯纪念奖、萨默塞特毛姆奖等, 1974年里德写了他的第一部纪实文学作品,《活着——安第斯山上的幸存者》至今已在全球销量500万册。

在空难的发生后的第10天,幸存者为了在冰天雪地的恶劣环境中存活,被迫手拉手立下了一个“恐怖协议”——‘ 如果我死了,你可以吃掉我。’

虽然人类由野蛮走到文明经历漫长的岁月,但是一旦面临绝境,人的求生本能依然能够战胜文明思维的种种束缚,重新开始茹毛饮血的生活。

吃掉同伴,在现代世界是一件无法理解和接受的事情,但是面对生死存亡,谁都有可能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选择。从马斯洛人类需层级可以看出,需求都是按照先后顺序出现的,当一个人满足了较低的需求之后,才能出现较高级的需求。人的需求越是低级的需求就越基本,越与动物相似;越是高级的需求就越为人类所特有。因此幸存者的求生方式,那是他们能够活下来的唯一选择。

我们不是当事人,没有面临当事人所经历的一切,所以很难达成与他们一致的共识,即使这样也不能轻易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他们的行为横加指责,因为换做是你遇到这样的情况,未必会比他们做得更好。

24名幸存者中,有的人认识,有的人不认识,但是为了生存,他们必须统一成一个战线,平均分配现有资源,共同抵抗恶劣的环境,以求所有人都能坚持到有人来救援的时刻。

当获救无望时,他们又想到了自救的办法,在队伍中挑选身体强壮者作为远征队员,让有体力走出安第斯山的人向外发出求救信息,以获得外面对自己的救援。为了让远征队员恢复更健康的体力,他们仅吃维持生命的食物分量,而给远征队员尽可能多的供给。

“梅杜萨之筏”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灾难突然袭来,没有人做过相应的准备,只能依靠现有资源,最大限度地拖延生命的极限。

抱团取暖是原始人类繁衍生息的一大特征,因为他们知道,越是恶劣的环境,越考验的人类的极限。人多力量大,人多智慧多,团结成一个整体彼此可以相互鼓励,相互帮助,相互温暖,以至能够战胜一个个困境。

活着才是对人更大的考验与折磨。空难中能活下来的人少之又少,经历过一次生死存亡体验的人,对求生有着更加强烈的渴望。

1972年10月13日,一架载有45人的客机从乌拉圭飞往智利,因为遇上风暴,飞机坠毁在安第斯山脉上。机上45名乘客,21人当场丧生,剩余24名幸存者,有8人被雪崩和伤病夺去生命;最终有16人活着离开安第斯山,被称为“安第斯奇迹”。

不经历困难的人,都不知道自己会有多大的韧性。高海拔山区异常寒冷、空气稀薄、紫外线过强等等恶劣条件,没有击垮幸存者们求生的愿望,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中硬是坚持了70天,支撑到救援的人把他们送到亲人身旁。

幸存者帕拉多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过这么一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安第斯山”。 安第斯山就是生命本身,他潜藏着危险和绝境,但也一定蕴含着希望和奇迹,存活下来的人都会对它存有敬畏之心。

残酷的现实远比小说和电视剧更令人震撼,赤裸裸人性展示在本能面前,是对自己和他人的巨大伤害。《活着——安第斯山上的幸存者》通过纪实文学的方式,给我们展现了空难的可怕和人类生命的顽强,让人嘘吁中带有感伤,庆幸中饱含泪水,是一部足够触及人类灵魂的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