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鵬“停産論”需要正解 建立“備胎”或是更好的答案

“如果上海和周邊的供應鏈企業還無法找到動態復工復産的方式,5月份可能中國所有的整車廠都要停工停産了。”小鵬汽車創始人、董事長何小鵬在朋友圈的“停産論”一齣口,就得到華為終端業務CEO、智慧汽車BU CEO余承東的響應,引爆輿論場。

從産業鏈重要性來説,何小鵬“停産論”並非毫無道理。畢竟上海及其周邊區域是全國汽車産業核心聚集區,這裡不僅有包括特斯拉、上汽大眾、上汽乘用車等大量整車企業,還有眾多全球汽車零部件巨頭及大量中國本土零部件供應商,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

不過,此次不少社交媒體在解讀何小鵬的“停産論”時,也有“刻意放大焦慮,肆意製造恐慌”之嫌,充滿帶節奏的套路。事實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位於上海的整車企業和其他地區少數整車企業暫時停産,並不等於全國車企就已停産。只要細讀何小鵬的“停産論”,不難發現其推論是有前置條件的,這個條件就是在一定時間內不能“動態復工復産”;況且何小鵬的“停産論”後面還有一句,“好消息是部分部委和主管部門正在盡全力協調,期望更多政府和主管部門的支援和共同努力”。不少媒體在報道時選擇性地忽略了這句話,雖然産生了轟動響應,但不利於正確理解我國在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上做出的巨大努力。

兩年多的抗疫實踐告訴我們,只要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把疫情“防”住,就能早日恢復生産。上海抗疫已經取得階段性成果,疫情的傳播指數已明顯下降。正是在這樣的特殊背景下,近期汽車業的復工復産才顯得更有底氣和保障。可以説,對於“所有的整車廠都要停工停産”的擔心,早已沒有必要。

有人提出,小鵬汽車不在上海,此次為何率先拉響警報?其實原因並不複雜。一方面,汽車涉及成千上萬個零部件,産業供應鏈長,上海的零部件企業也有可能是廣州車企的供應商,“一輛車差一個零件都沒法生産”。另一方面,與傳統大廠相比,造車新勢力供應鏈更脆弱,在産業鏈中的話語權不強。當然這種脆弱不是它們自身可以選擇的,由於車輛的銷售體量不夠大,對零部件供應鏈的把握度不夠高,整個體系的耐衝擊性自然就很差。因此,作為造車新勢力的代表,何小鵬的發聲也不難理解。

儘管全國車企停工停産的極端情況已不可能發生,但這並不妨礙何小鵬“停産論”對汽車産業的警示意義。要看到,當前汽車産業鏈的佈局是在經濟全球一體化的過程中逐步形成的。受精益生産理念影響,全球汽車企業大多在技術密集的地方開發産品,在製造成本最低的地方製造産品,在市場條件好的地方銷售産品,並且盡可能減少庫存,甚至零庫存運營。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成本,但是供應鏈安全性差,抗風險能力不足。一旦出現風吹草動,很容易出現斷供斷鏈。面對世紀疫情和百年變局,如何做好産業鏈安全與成本之間的有效平衡?生産適度分散化、本地化,縮短産業鏈半徑,及時補足庫存,建立極端情況下的“備胎”,也許是更好的答案。

免責聲明:中國網財經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財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