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前后内地流行音乐作曲家排名

本文目的旨在(片面)总结八十年代前后内地流行(通俗)音乐作曲家。说明:1.采取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排名形式,但也只是一个形式,没有任何严格的排名标准。2.不严格的排名标准主要就是比耳熟能详或者是我比较熟悉的流行歌曲,或者流行音乐。3.歌曲范围主要是70年代中后期文革结束到90年代中前期新音乐开始这段时间内的电视电影主题歌插曲,晚会歌曲,主旋律歌曲,军队/行业/地方宣传歌曲等。4.摇滚乐就不包括了,以及后期明显的九十年代商业化歌曲(比如广东歌坛)。但是由于个人局限,可能还是偏向于接近后期。5.入榜者至少需要有两首出名或者好听的流行歌曲(主观判断),不考虑one hit wonder。6.本文纯主观,比如哪些歌有名、好听,哪些歌没名、不好听的。大部分信息也就是网上搜的。强烈欢迎指正补充。以上说明也仅是原则上、大方向上的参考而已。—————————————————————————————-1.王立平:驼铃、牧羊曲、少林少林、太阳岛上、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大海啊故乡、说聊斋、电视剧红楼梦配乐

王立平排在第一名我觉得应该是公认的。作品有数量,有质量;风格也很多样,很成熟,再加上有红楼梦这样的必杀神作。在圈子里他本人的地位好像也很高,各种会长委员,派领导什么的。

2.王酩: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妹妹找哥泪花流、绒花、青春啊青春、知音、难忘今宵、电影红楼梦配乐

王酩则是我主观喜欢他的风格。冷冽而又纯情,甚至都有indie pop味道了。就像一个刚摆脱家长束缚尚未被外界影响和“污染”的少女,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刚走出文革还不知往何处去的中国流行音乐。

3.谷建芬:滚滚长江东逝水、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歌声与微笑、妈妈的吻、绿叶对根的情意、思念、烛光里的妈妈、历史的天空、今天是你的生日、那就是我、世界需要热心肠

谷建芬可称是八十年代大陆流行音乐的教母了。对于八零后来说她的歌应该是最多耳熟能详的,已经很接近现代意义的流行歌曲了。而且大家都知道后来很多牛逼歌星都从她那什么培训班里出来的。

4.徐沛东:我热恋的故乡、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篱笆墙的影子、亚洲雄风、不能这样活、命运不是辘轳、爱我中华、辣妹子、种太阳、苦乐年华

徐沛东,可以算是教父级人物了。他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给“农村三部曲”配的那些主题歌。对于现在和未来中国的农金音乐家们来说,那就是永远翻不过去的一座大山。不知道他女儿徐唱现在如何了?

5.施光南:打起手鼓唱起歌(文革时期)、祝酒歌、月光下的凤尾竹、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在希望的田野上、假如你要认识我

施光南作为三架马车之一,这个排名有点低了。不过我确实想不起他还有什么著名歌曲了。他可能是太艺术了吧。话说回来,这些出名的歌都太好听了。他如果专心跟关牧村组一个duo,肯定巨强大。

6.吕远:我们的明天比蜜甜、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一个美丽的传说、泉水叮咚响、牡丹之歌

吕远我印象中年龄挺大的了。但是他在文革后的这些作品却仍充满着极具青春活力的诗情画意,特别是和唐诃合作的作品。(唐诃在流行音乐的主要创作好像也就是和吕远合作的这些,就不单独列了)

7.雷蕾:少年壮志不言愁、重整河山待后生、好人一生平安、渴望、每一次、投入地爱一次

雷蕾作为名门之后,可以说是当年电视剧主题歌创作的女神级人物。这些歌当初电视整天放,不会唱听到也一定能想起来。编辑部的故事之后她好像还有很多创作,不过可惜再没听说有什么佳作。

金复载应该说是吴应炬之后动画片音乐的王者。不过我对动画片歌曲不太熟,把他排高点也是考虑到肯定有我没听过的好歌。济公和雪孩子这俩歌对于小孩儿太极端了,一个狂搞笑,一个巨催泪。

这个真排低了。但除了西游记之外,确实没发现还有什么很好的作品。作为农业科教配乐之王,给女人不是月亮,辣的娘们写那些歌感觉和徐沛东有一定差距。西游记除了史上最强OP和ED,其他歌的传唱度也不是很高。

以上九人,我个人以为在流行音乐成就上和余下入榜者之间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刨去吕远,可以说是两组“三王一后”的架势。从现在开始的排名就更随意了,特别是就两三首歌的,想到哪儿算哪儿。有些简介也就是以歌为主了。

郭峰当之无愧是新流行音乐创作者的代表,还兼演唱。只可惜他在去日本cos了一把坂本龙一,又跑去新加坡发展了一段之后,音乐上就无复当年之勇。现在对于他,新一代大概只记得是个长得很网络歌手的男银……

铁源这个人好像没啥可说的,不过就前两首歌的分量就够重了。这两首歌好像都是采自山东民间小调,感觉也是用山东话唱起来毫不违和。在这一点上,很值得某位山东籍音乐教父学习。

士心应该说是军旅歌曲创作的代表性人物。他长得也很粗犷,一看就是搞艺术的。只可惜英年早逝,没能带给我们更多高质量的歌曲。

苏越的人生确实挺传奇的,大起大落。但是不论如何,这两首歌作为那个时代的象征都会被后人永远铭记。这辈子也值了。

同为军旅作家,臧云飞的作品感觉较士心就差了点意思,但是从蔡国庆那儿找补回来了。如果把“时钟”改成“分针”就更精确了。

哎好像也排低了,算了,懒得改了。祝你平安好像有点晚了,不过这歌我觉得可以算是传统晚会型歌曲向新流行歌曲靠拢的一个典型。

这个才想起来,好像也低了……这两个歌在其时,应该也都算是风格鲜明,独树一帜;婉转抑或激昂,旋律总是让人过耳难忘。

这个是我个人很热爱的,但是还真说不好算不算火。关峡之前还有个围城配乐据说也很牛掰,可惜没什么印象了。如果有主题歌应该也没火。

付林也是个传奇人物。现在谁能想到给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和妈妈的吻作词的是同一个人呢?八十年代他应该也是推动流行音乐发展的主力吧,比如程琳。不过说实话搜了一下没发现他这个时期除了个小螺号还有啥特拽的歌。倒是九十年代又小发力了一下。

19.刘欢:离不开你、你是一面旗帜、蒙古姑娘、磨刀老头、丁香雨、北京人在纽约配乐

完全给忘了……这么看刘欢简直是开了挂还带穿越的艺术人生啊。名头太大就不多说了。

说到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就提一下。这也是老同志了,很久以前珊瑚颂什么的比较猛。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严格来说其实应该算文革的。这俩歌,还有后面那白发亲娘,味道其实都够苦。

那时候广东附近太多这种不好划分界限的了,毕晓世、张全复、李海鹰、陈小奇、吴颂今、韩乘光、陈洁明……就用解承强代表了吧,毕竟他这几首歌还是属于八十年代感或者晚会感比较强的。当然也还有九十年代怎么样这种神作……

郭颂是我深深喜爱的一名音乐家。前一阵尘埃落定的乌苏里船歌侵权事件,只能说,是非功过后人自有评说。

我想第一次看到这俩歌是同一个作者的同志们肯定都傻眼了,这效果不亚于刘欢喂鸡。作词也是同一人瞿琮。

张丕基也是一个猛人,给寻找回来的世界配乐很好听。不过被人民记住的也是两首反差极大的作品,一首象征着内地流行音乐的诞生,另一首则献给了人类失去的青春。

不知道这些歌现在小孩还唱吗?想起另一个儿歌之王潘振声,不过他在文革后的名作貌似只有春天在哪里了吧?

这个据说当时非常火爆,有历史意义,类似让世界充满爱,不过我现在就记得风雨兼程了。回头有空听一遍。

金凤浩是一名朝鲜族作曲家。说句马后炮的话,这俩歌都很有朝鲜味儿的那种优美感觉,而且唱起来很容易串。

这个同样是朝鲜族的猛人,起码流行歌曲是听不出朝鲜味了。谣传李娜是因为他出家……?

这位老同志魏群也是辽宁的,不是四川的。其实真正一直被传唱的也就是天地之间了。不过他真正霸道的作品是欢迎进行曲和团结友谊进行曲这样的,可以说是中国sousa了。

30.孙川:感谢你、向北方、雾里看花、万事如意、为我加油、孔雀东南飞、今晚我们相识

孙川是我巨喜爱的流行音乐大师,风格极其多样。基本上来说他的这些作品已经脱离了八十年代的感觉,但又不能算是标准的九十年代商业类型流行音乐。而像刘彤和陈翔宇这样的,感觉就更晚了。

王小勇算不算被低估呢?过把瘾不用说了,爱你没商量那些应该算是最早一批的内地给台湾歌手写歌吧。还有一个北洋水师的主题歌也很……怎么说呢,我觉得他的歌都很有品位。

这个风格强大啊。一个籍贯辽宁的上海篮球运动员专门写京戏歌,简直是华盛顿奇才了。

在网络时代好大一棵树陷入了抄袭风波,但是不论如何这歌的影响力还是在那儿的。

跟好大一棵树比,今儿高兴才真的是名垂青史了……不过看看卞老师的小段子这都不算啥……

“卞先生,您怎么看摇滚?卞留念:摇滚在美国来说,是一种重金属,比较刺激,反映的内容也是冲击力比较强的,我也玩过这种音乐,我曾经写过摇滚,如《愚公移山》就用了摇滚的手法,我想把摇滚的手法用在民族音乐,合理地使用它。”

“问:你怎么没有个人专辑? 卞留念:我首先解释一下,我到现在写了二千部作品,我连一张个人专辑都没出过。因为我太投入音乐了,这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的缺点。我创作那么多歌曲,没有想太多让自己出名, 一个人如果功名心太重,可能会影响他的事业心。 问:如果没有音乐,你会怎样? 卞留念:没有音乐,我就会死。”

““小辫儿”是圈里人对卞留念的昵称,也因为他脑后的确有一条不大不小的辫子。“小辫儿”还有二绝。一绝:他在音乐创作上表演时四溢不绝的激情。只要音乐声一起,他的每一个细胞都随着音符在跳动。不仅他个人如此,同时他还具有极强的感召力 用卞先生自己的话说他能发一种“场”。有一次他为一位资深歌手监唱,他用他的“场”调动了这位歌手的每一个细胞都参与演唱,唱罢,这位歌手的腹肌疼了一个星期。二绝:演唱音域极宽,表现力丰富。他高音可达到女声音域,而且游刃有余,低音浑厚,可与男低音媲美;且对各种声乐技巧的掌握及运用也绝对是专业级的。卞先生的灵感无时无刻不是在向外迸发,但有趣的是当他坐在马桶上时灵感好象特别多,因此大家笑称他的作品特别有“味道”。”

“二胡是卞留念的拿手好戏,由他实现了“十二平均律在二胡演奏上的尝试”,并成为抛弓演奏的发明人;他还能用二胡演奏小提琴协奏曲和巴赫的作品;他可以原声伴唱,也可以反串花腔,真可谓是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

基本就这些了。此外还有一些单曲,作者里应该也有牛人,只不过事业重心不在流行音乐上。比如长江之歌、我爱我的祖国、小草、月亮走我也走、我爱你塞北的雪、大海一样的深情、站台……

总的来说,在华语流行音乐史上,相比港台同期和内地后期,这段时间内的内地流行音乐一直处在一个近乎笑料甚至反面教员的位置。当然就算是反派,也总比被忽略被忘记好。欢迎补充推荐及更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