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页岛中国管理上千年丢失前日俄已争夺上百年还能回归吗?

陆游有诗言:“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领土之争,生存根基之争也,不可以寸土让之。割让领土之事,乃为国家之大耻,中国应警钟长鸣,切不可让历史重演。

纵观中国数千年历史,有关中国的概念一直在变化,最初的中国仅仅指今天的中原地区。随着秦始皇嬴政实现大一统,中国的概念开始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方向发展演变。

在今天,中国的含义已经有了极大地丰富,它代表了一个幅员辽阔,多民族共存的国家。中国能有今天的模样,可谓是来之不易,它的成立,是无数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

由于腐朽无能的清政府,使得中国在近代遭受了百年之久的屈辱。在这近代百年多的时间里,中国很多领土被迫割让给外国侵略者。在新中国的努力下,一些领土回归祖国,但是还有不少领土几乎不可能回归,比如库页岛。

都知道由于《中俄北京条约》的签订,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大片领土被割让,但有一些人认为库页岛在历史上并不属于中国,事实上中国对库页岛的管理已经上千年。只有由于清朝时期对东北的封禁锁边,对边陲地区的控制不严,以至于日俄在库页岛已经争夺了上百年,但是清朝统治者却毫不知情。

根据《山海经》记载,海外有“毛民之国,为人生毛”,中国人最早什么时候知晓库页岛的也不可考,但是在汉晋时期对库页岛已经有所了解,知道这个“毛民之国”位于“黑水”河口的大岛上。

自隋唐开始,中原王朝开始逐渐对包括库页岛在内的东北地区行使行政管辖权,唐朝在黑龙江下游设立了黑水都督府,这无疑表明这片版图归属大唐王朝。辽国设五国部节度使,金国在库页岛南部设立了“卡拉霍通”城。

元朝时期,由于库页岛上的土著骨嵬人经常越海劫掠大陆上的居民,忽必烈在1291年派遣驻扎奴儿干城的征东招讨使塔塔儿,率兵征讨,这些这些土著怎么是元军的对手,投降后元朝将库页岛纳入征东元帅府管辖。

明朝建立,在元朝征东元帅府的旧址上设立了奴儿干都司,并在库页岛设立卫所,即囊哈儿卫。清朝为宁古塔将军属下的三姓副都统管辖,三姓副都统更是曾经在库页岛进行过编户(户口统计)。尤其是康熙帝命令绘制了“大清全图”,明确包括了库页岛,库页岛归属中国史确凿无疑的。

可以说中国对库页岛的管理是持续不断的,只是这种管理不甚严格,明朝将精力放在了蒙古草原,清朝同西北的准噶尔拉锯上百年,库页岛这种边境之地,苦寒之地,对于喜欢种地的中国人来说取之无用,也无关大局。

库页岛的丢失,自然是因为《中俄北京条约》,但也跟中原王朝对整个东北地区的管理有关系的,明朝1411年设立的奴儿干都司,到1435年就被撤销了,自然失去了对包括库页岛在内黑龙江流域的统治。清朝在东北设有黑龙江将军和吉林将军,在边界设立了哨所,但是由于缺少民众,对边界的巡查一年一次甚至数年才巡查一次,而有着海峡阻隔的库页岛巡查的力度更小了,这给了日俄机会。最后《中俄北京条约》的签订,从法理上失去了对库页岛的统治。

早在元朝时期日本人就注意到了库页岛,1295年,一个日本人在库页岛南部建立了据点。丰臣秀吉时期,日本占领了库页岛南部地区,迫使岛上的阿依努人臣服纳贡,并在此地进行征税。1644年,日本绘制的地图将包括库页岛南部、北海道正式划入了日本版图。1785年,日本对库页岛进行了仔细地考察,发现清朝统治了库页岛北部地区,这从日本一方证实了库页岛归属中国统治。

日本对库页岛的活动愈发频繁,于是同从欧洲来的俄国人发生了争夺。清朝与沙俄边境数千公里,但是《尼布楚条约》中关于边界的描述仅仅数百字,中俄边界东至大海,那大海之东呢?由于边界描述的模糊,也让俄国的活动肆无忌惮。

中俄签订《尼布楚条约》的时候俄国尚不知晓库页岛的存在,但随着沙俄对太平洋沿岸的勘察扩张,到1742年俄国人将库页岛东海岸几乎勘察了个遍,随后在1765年派出了远征队,在库页岛驱逐原住民设立殖民据点,并建立了行政机构。为何俄国能如此的顺利?这是因为中国对边境少数民族地区实行“羁縻”政策,没有驻扎军队,这让俄国人畅通无阻,肆意杀害岛上的赫哲人,而清朝仍然不知道。

俄国在库页岛和千岛群岛的活动,同日本人在这两处的活动发生了冲突,1806年,俄国人甚至袭击了日本设在库页岛南部的税务所。在日本还有个名词叫“北寇八年”,为日俄冲突最严重的的八年。1853年的4月23日,俄国人正式宣布库页岛归俄国版图,这样在岛上就出现了,南部的日本人,东岸的俄国人,以及西部的土著(也可以说是中国统治区,因为他们依旧在向清朝纳贡,承认清朝的统治)。但显然日俄都没将中国放在眼里,1855年,日俄签署《下田条约》,其中对于库页岛规定则“不划边界,维持原状”。1867年《库页岛暂行规定》签订,日俄规定以北纬48°为线年后,日本放弃了库页岛南部,以换取整个千岛群岛。

由于日俄战争中俄国战败,日本迫使俄国割让了北纬50°以南的库页岛(沙皇并不认为库页岛是割让,因为这是非法所得的)。俄国十月革命后,日本出兵库页岛北部,占领了库页岛全岛数年,之后苏联以库页岛北部油田及煤矿开采权让给日本为代价,要回了库页岛北部,南部仍归属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苏联对日宣战,收复了库页岛南部和千岛群岛。

在《北京条约》签订后,中国从法理上失去了库页岛,但是岛上的赫哲人与费雅喀人依然向清朝纳贡,不服从俄国的统治。直到1873年,库页岛上的部落向清朝政府进行了最后一次进贡貂。

世代居住库页岛的阿伊努人、赫哲人与费雅喀人等原住民,遭到了俄国人上百年的屠戮,几乎灭绝。如今库页岛上生活约50万人口,原住民占比极小,仅为4%左右,对库页岛实现了俄化“融合”。

晚清以来丢失了,清王朝边疆处处告警,东北、西北、西南等地丢失了大量土地。不知清朝统治者还记得当年他们的祖训吗:凡丢失国之寸土者,皆不得立碑。这也使得自道光以后的几位皇帝没能立:圣德神功碑。

对于晚清公认的污点就是,丧权辱国、割地赔款,以至于慈禧太后“五旬割云南、六旬割台湾、七旬又割东三省、数千里版图尽弃、每逢万寿疆无”。也许换一个王朝的末期未必做得更好,但是清王朝不信任汉人,持续数百年的封边造成的恶果,这个锅清王朝必须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