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余震不断中利集团2021年预亏最高40亿董事长父子信披违规遭处罚

中利集团(002309.SZ)在专网通信业务“踩中”雷区遭遇重伤。公司预计2021年净亏损32亿元-40亿元,较上年同期29.2亿元的亏损额进一步扩大。

对于亏损的原因,公司在公告中解释称,因专网通信业务暴雷,公司涉及的专网通信业务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计提资产减值;为子公司中利电子融资提供的担保,计提预计负债;对子公司中利电子长期股权投资计提损失。上述计提预计约22亿元左右。其去年三季度对此计提亏损金额尚且只有11.6亿元。

另外,报告期内,光伏业务共计亏损约11亿元左右;因光伏制造的主要原材料及海运费暴涨,造成产能不能完全释放,经营性亏损约6.5亿元左右。

目前主要踩雷的参股子公司中利电子主营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不仅如此,其光伏板块业绩也出现较大亏损。有光伏行业资深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在政策调整、产业整合的背景下,资金成为目前制约亏损光伏企业“翻身”的首要因素。

2021年,“专网通信骗局”导致多家公司业绩受损,包括宏达新材002211)、瑞斯康达603803)、国瑞科技、汇鸿集团600981)、中天科技600522)、凯乐科技600260)、中利集团002309)、康隆达603665)等均此前披露过相关信息。但上述公司中,目前仅中利集团已发布2021年业绩预告。

中利集团主营业务涵盖两大板块:光伏新能源业务板块和特种线缆业务板块。其中,光伏新能源产品主要包括大尺寸单晶高效166mm/182mm/210 mm光伏电池片和光伏组件,集中式光伏电站、屋顶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建设并提供光伏发电系统整体解决方案。

中利集团在最新业绩预告中也表示,通过2021年对光伏板块的投资技改与扩产,形成12GW光伏单晶高效电池、18GW大尺寸光伏高效组件的设计产能,拟将公司发展成为新能源产业集团。且公司本月稍早还公告,旗下两家全资孙公司合计签订了总价值1.77亿美元的光伏组件供货合同。

“2021年光伏企业的业绩出现了严重分化,在二十多年的光伏产业化发展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尤其硅料涨价和逆变器芯片短缺已经严重影响了终端光伏电站的装机规模。”光伏行业资深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随着近年国内光伏企业保持一定程度的扩产,产业竞争程度将进一步提升,资金成为制约亏损企业“翻身”的首要因素,因专网通信业务暴雷而陷入压力的中利集团处于不利局面。

近期中利集团已经收到江苏证监局下发的两份警示函,与专网通信业务暴雷中情况有所类似的是,警示函内容暴露出中利集团在信披管理上存在的问题,问题主要指向公司董事长王柏兴与总经理王伟峰。

警示函一内容显示,2021年7月8日、9日,王伟峰持有的股份被股票质押质权人东方证券强制平仓,通过集中竞价方式被动减持26.93万股,占中利集团总股本的0.04%。王伟峰作为中利集团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公司时任总经理,在收到东方证券违约处置通知及信息披露通知、获悉所持股票可能被动减持时,未及时告知中利集团进行预先披露。

警示函二内容显示,2021年6月24日,中利集团控股股东、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柏兴所持公司股票合计6180.76万股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7.09%。王柏兴于7月2日知悉上述事项,中利集团于7月7日方披露。2021年9月3日,王柏兴收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邮寄的《执行通知书》,其所持公司股票合计6399.97万股被冻结,占公司总股本7.34%。中利集团未在王柏兴收到《执行通知书》时及时披露相关情况,直至10月11日方披露相关股权冻结事项。

以上行为均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等法规,江苏证监局对中利集团、王柏兴与王伟峰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对此,有市场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以上行为反映出中利集团在信息披露管理上存在漏洞,而专网通信业务暴雷事件中,其实也存在信息披露不完善、不尽责的问题。如果后续证监会对暴雷事件进行相应处罚,符合条件的受损投资者可以考虑后期的索赔问题。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王伟峰与王柏兴先生系父子关系,于2019年1月才上任总经理。另外,近期中利集团高层人事更迭较多,于2021年12月29日变更了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和一名董事的三项任职人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